保险网

太平人寿
保险岛钻石顾问

扫一扫二维码
查看微站

首页>保险资讯>保监会首披肃清项氏流毒成果:查处7起违纪 十余人受处分

保监会首披肃清项氏流毒成果:查处7起违纪 十余人受处分

2020-02-14 15:52:44 分类:保险知识    

  截至目前共查处7起违纪,处分3名会管干部,2名处级以下干部,对30人给予其他处理。涉嫌犯罪移送司法机关1人,另有5人被司法机关直接采取强制措施。另外,自项俊波“落马”以来,新保险牌照批筹已基本暂停

  自从去年4月保监会原党委书记、主席项俊波“落马”以来,肃清项俊波流毒的工作在保险监管系统紧锣密鼓地开展。经过九个月的整肃和查处,目前保监会系统查处了7起违纪问题,十余人将受处分,其中六人进入司法程序。

  《财经》记者从多个信源获悉,肃清项俊波流毒工作开展以来,截止目前,涵盖保监会机关和保监局层面的十余人受到相应的处分。目前肃清流毒工作已完成了“三步走”的第一步和第二步。“从严监管”仍将是2018年的保险监管工作重点。

  清理流毒,重塑监管生态

  据了解,于1月22日召开的2018年全国保险监管工作会议首次披露,项俊波“落马”后,保监会系统通过自查自纠,截至目前共查处7起违纪问题,纪律处分3名会管干部,2名处级以下干部,对30人给予其他处理。涉嫌犯罪移送司法机关1人,另有5人被司法机关直接采取强制措施。对51人进行了谈话提醒、批评教育或限期改正等处理,对6人予以诫勉处理。

  对于上述消息,保监会新闻宣传部门相关负责人对《财经》记者表示“不太清楚”。

  据了解,全面彻底肃清项俊波流毒的恶劣影响,深入查纠,保监会成立了相应的领导小组和工作机构,制定了相应的具体工作方案。自2017年4月9日项俊波正式“落马”之后,保监会系统的干部人事工作全部冻结。据多位接近保险监管系统的人士透露,从去年4月至今,到龄退休、工资调整和人事变动等都已暂停。

  本轮查处和清理监管干部队伍之后,据了解,保监会将会进一步充实和优化保监会机关、保监局和会管单位领导班子。

  此外,保监会完善了相关的选人用人工作体制机制,整改完成了各保监局设置的处长(主任)助理职务,修订了保监会机关人事管理办法和派出机构人事管理办法,强化了监管干部日常监督管理,制定了对领导干部进行提醒、函询和诫勉的操作规程。除了完善机制和制度,还加大了干部培训力度。

  据了解,保监会副主席陈文辉在全国监管工作会议上指出,前一段时间保险违法违规乱象丛生,暴露出保险监管在机制制度方面还存在漏洞和短板,形成监管空白地带,给不法机构留下了可乘之机,亦对保险监管和行业发展产生了严重的损害。

  去年以来,保险监管高层多次对外强调,要加强对监管者的监管。对于监管存在的短板和问题,加强薄弱环节监管制度建设,进行自我修复和完善。

  《财经》记者获悉,肃清流毒工作分为“三步走”,目前第一步和第二步已基本完成,下一步将进入“整改纠错、健全机制”的第三步阶段。

  据了解,针对监管内部规程不健全、存在操作风险的领域,保监会正在制定相应的实施细则,堵塞监管制度漏洞。此外,还将建立统一领导、分级负责、资源共享的保险监管数据治理架构。此外,目前正在修订之中的《保险法》亦在加快推进之中。

  严查灰犀牛风险

  除了对保险监管系统开展肃清流毒自查,保监会系统还对整个行业“会诊”。2017年,共处罚机构720家次、人员1046人次。其中,罚款1.5亿元,同比增长56.1%;责令停止接受新业务24家;撤销任职资格18人;行业禁入4人。

  去年保险业严监管之下,中国人保原总裁王银成“落马”,安邦保险集团董事长吴小晖被带走,一批问题险企和责任人受到相应处罚。

  据了解,保监会副主席陈文辉在全国保险监管工作会议上指出,保险业的部分风险属于“灰犀牛”式风险,主要涉及少数问题公司。

  近两年来,一些平台系保险公司主打中短存续期产品或非寿险投资型产品,狂揽保费,资产端则大肆举牌和开展另类投资,短线长用,资产负债严重不匹配。去年以来,保监会叫停相关政策,投资型产品停售或受限,一些激进的平台系公司出现流动性为负,有的已持续数季,现金流风险较为突出。

  据了解,陈文辉在监管工作会议上指出,这些问题公司的风险体现在流动性上,但根源在于公司治理,根子在于股东出资虚假、资本不实和不当关联交易。“从最开始的批设,到股东变化、资本增加,到产品设计、开展业务,再到资金运用,我们是看着它带着问题做大起来的,对其中蕴藏的风险隐患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。”

  问题公司的风险还在于,随着各路社会资本涌入保险业,问题股东可能把自身的风险转移到保险公司。特别是一些股东通过投资信托、私募基金等投资产品违规开展多层嵌套、通道等业务,掩盖了风险真实状况。诸保险业和法律界人认为,来自股东层面的风险,特别是通过股权代持模糊了背后的真实资本面目情况下,很难从保险领域上摸和查清,一些资本游走于灰色地带的操作,如何有效监管确实很有难度。

  去年保监会首次开展了全覆盖式的公司治理评估工作,摸清了中外资保险法人机构的公司治理风险底数。针对评估中发现的问题,保监会从去年10月开始连续发布了十余份监管函,启动了清退违规股东股权的工作。截至目前,共有三家险企的违规股权予以清退。据了解,此后还将清退数家险企的违规股权。

  据了解,对于问题较大的公司,保监会将通过控制规模速度和业务结构调整,化解存量风险,严控增量风险,促使其实现全面转型。此外,对于问题公司将采取“一企一策”的处置措施,有序缓释风险。

  除了严查和清理,保监会还强化了对股东的资质要求和分类管理,从严规范股权变更和增资行为,从源头防范动机不纯的投资人进入保险业。目前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已发布两版修订意见稿,董监高履职评价体系建设已启动,逐步弥补相关的监管短板。

  在1月22日的保监会通气会上,保监会披露,全年修订完善规章和规范性文件共26件,监管制度笼子更加严密。

  牌照申请大军将清理

  近年来,保险业的持续增长和充裕的现金流,吸引着众多资本纷至沓来,加入牌照申请大军。据不完全统计,目前申请筹建名单上仍有上百家公司。

  不过,自从项俊波“落马”以来,新保险牌照批筹已基本暂停。据统计,2017年仅有4家保险公司获批筹建,且全部在1月获批。2016年则有19家保险公司和2家保险资管公司批筹,创2011年以来的历史新高。

  《财经》记者从有关渠道获悉,在从严监管之下,保监会对于保险业新进入者的总体思路是从严把关、分类处理。比如,对已经批准筹备的机构,将密切跟踪筹备情况,严把开业关;对正在申请的机构,则分门别类严格审查,明确申筹机构排序规则,探索建立“储备池”体系。对于已证实存在问题的申请机构,将予清退。

  去年一位保监会相关负责人曾在接受《财经》记者采访时谈到,保监会对于牌照的审批,将向相互保险、互联网保险、自保公司等新形式倾斜,以增加保险主体的多元化。

  据了解,“从严监管”仍将是2018年的保险监管工作重点。通过从严整治、从快处理、从重问责,让监管“长牙齿”,让违规机构长记性。

相关资讯